幸佳慧:曾经被「打开」,我也想要「打开」更多人

2017-05-26 17:16:42 明星八卦 上百度搜索“每刻娱乐”就能找到这啦!

孩子走到池塘边,池塘里的月亮对着他笑,让他想起了妈妈以前在床边说故事时的微笑,孩子想着想着就念起了故事:「从前从前,有个公主在森林里迷了路…

幸佳慧:曾经被「打开」,我也想要「打开」更多人 .

幸佳慧:曾经被「打开」,我也想要「打开」更多人

孩子走到池塘边,池塘里的月亮对着他笑,让他想起了妈妈以前在床边说故事时的微笑,孩子想着想着就念起了故事:「从前从前,有个公主在森林里迷了路…?!?/p>

巨人听到声音,睁开了眼,决定爬起来找寻那个声音。他在池塘边找到了一个小孩。

「喂,小鬼,你刚刚是在说故事吗?」

「是啊,我也想要听故事,但是我的爸爸妈妈死了,没有人说故事给我听?!?/p>

「原来是这样啊,让我想想…那这样好了,从现在开始我就当会吃人的巨人,你每天晚上说故事给我听,我就不吃掉你。现在,快告诉我公主後来怎麽了?」

就这样,每天晚上孩子到池塘边说故事给巨人听。直到妈妈说过的故事都说完了,他便带着故事书到池塘边,念故事书给巨人听,有时候也教巨人认识一些简单的字。

後来换成巨人每天晚上来孩子家中,帮孩子把书架上的书拿下来,孩子就在房间念故事给巨人听。

有时候巨人也想念故事给孩子听,可是巨人看不到书上的字,於是巨人会拿起书来假装看得懂,然後再自己编:「从前从前啊…」

奇怪的是,现在只要晚饭过後,村子里的孩子就会一个一个不见,跑来找巨人。

孩子们特别喜欢听巨人讲故事,他们会趴在巨人身上听得咯咯笑的,这时候巨人就得停下来说:「不要搔得那麽用力,我好痒喔!」

──幸佳慧《大鬼小鬼图书馆》

「高大的巨人最後躺了下来?!剐壹鸦厶乇鹛崞鸸适轮械囊荒?,那是她故意安排的桥段,「巨人象徵着成人,他不是那麽可怕,也不必带着权威,他也可以蹲下来跟小鬼们一起玩耍;而书本就是连结大鬼与小鬼的桥梁?!顾?,阅读就是如此有魔力,可以让亲子之间有亲密的互动与紧密的依附。当大人放下掌握知识的权威後,孩子便能自己藉由书本探索世界,甚至还能启动创造力。

这本可爱又傻呼呼的绘本,是幸佳慧心目中阅读该有的样子。

不该只待在象牙塔里

采访当天一到约定时间,只见幸佳慧拖着一只行李箱,又拎着一大袋书,风尘仆仆地来到。原来,几个小时前,她才刚结束花莲的演讲便随即赶往台北。

目前旅居纽约的她,每次回台湾就仅只一个多月的时间,然而她却一刻也不得闲,马不停蹄地跑遍全台,为孩子们说故事;向老师、家长们讲述阅读的重要。她形容自己正在进行一场「阅读抢救大作战」:「时间是不等人的,得要赶快推动,让每个孩子都能受益於阅读才行?!顾拇颐Ρ甲?,是为着孩子的权益。

大学就读中文系、硕士选择艺术研究,之後又到英国取得儿童文学博士,大多数的人会认为,这条路理所当然会继续往学术前进,可是幸佳慧却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路。

「文学是一名公主,学术则是一座尖塔;公主很漂亮,可是若关在尖塔里,大家都无法认识她?!顾衔?,文学应该像喝水、呼吸那般自然,而不该只有少数人才能享用?!肝以艿叫矶嗪霉适碌挠跋?,现在,我也想将这样的感受回馈给其他人?!剐壹鸦鄄辉缸摺腹髀废摺?,她要保住阅读资产,她要让家长、老师与孩子一起重视阅读。她笑说,有这番「病识感」是来自英国留学的那段冲击。

在国外,从中央政府到地方单位都不遗余力地推动阅读,而且绘本创作者的取材大胆、创新而多元,让绘本不只是童言童语,甚至成为社会改革的发声筒。

可是反观台湾,绘本沦为礼貌教育、品格教养的载体,少了对周遭生活的关怀,趣味与丰富度都大不如人,让她纳闷道:「难道脑袋也有地域之分吗?」但很显然地,脑袋没有差别,是教育所带来的差异?!赣绕涞蔽以诠獾氖橹卸恋轿宜皇煜さ奶ㄍ迨?,那种震撼更是强烈?!顾稳?,长那麽大才发现自己被过去的教育给蒙蔽了,这是很苍凉的。

她气愤着过去的大人:「怎麽把我教成这样?」但是话说回来,她又反问起自己:「我也要做这种让我生气的大人吗?」在二、三十岁时被启蒙,幸佳慧说,她要将这样的启蒙提早带给小朋友,不要再让自身的感慨重蹈覆辙。

虽然一开始,幸佳慧并没有当作家的打算,不过,台湾缺少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又不能到处求别人做这个、写那个,「既然吃不到果子,那就自己种吧!」於是,那些学校不愿谈的、别人不敢写的,都成了她的创作题材。

用绘本释放被框架住的想像

戒严时期的白色恐怖、都市发展与原住民居住权益的权衡、现代科技与环境?;さ木栏稹?,这是身处社会底下的我们所需面对的议题,只不过,儿童似乎不被视为社会的一份子,因为大人们总是以「?;ぁ沟拿褰懦谕?。幸佳慧说:「这实在太小看孩子了!」巧妙地运用儿童元素包装严肃的议题,她要让大家知道,用绘本也能和孩子谈重要的事情。

《希望小提琴》就是一本充满「社会性」的绘本。在学校教育中,许多历史事件只简化为课本的只字片语,以及考卷的选择题,也因而让学生觉得事不关己,「但是若从真实的生命经验切入,读者便能够在阅读时,一步一步对於当事者感同身受?!乖谛壹鸦鄣谋氏?,藉由政治受难者陈孟和被关到绿岛时的无奈与绝望,以及之後为了帮侄女制作小提琴而燃起的希望,将白色恐怖的历史娓娓道出。於是,原本生冷的知识便成了有温度的真实生命。

《希望小提琴》让小朋友认识到人权的重要与得来不易,而《亲爱的》则探讨着每个人必经的过程──死亡。幸佳慧发现,无论社会如何转型、进步,死亡在台湾依旧是种禁忌,大人──尤其男性──要掩盖悲伤,小孩则被假设为弱者,最好不要知道太多。

故事是关於小女孩豌豆一家的经历:妈妈过世後,爸爸的心也跟着被掏空,只能软弱地将自己关在房里。豌豆告诉自己要快快长大,她操持起家务,并担负照顾爸爸的责任。直到最後,在豌豆的鼓励下,爸爸回到了现实?!肝颐呛苌倩嵊谜庵址绞酱砀盖?,但我就想要颠覆大家的想像?!剐壹鸦巯M逵烧庋陌才湃枚琳咧?,面对死亡,大人不一定要逞强,孩子也不总是脆弱;我们可以学着正视死亡,也学着正视自己的脆弱。

「有许多爸爸为孩子读了这本书後,自己也哭了出来?!拐獗臼樘教炙劳?,但又不只是如此,它同时松绑了对儿童幼小无知的想像,也打破了男性坚毅、有泪不轻弹的神话。

孩子就像海绵,给什麽就能吸收什麽

投身创作是为了接近心目中理想的绘本,但幸佳慧偶尔也会怀疑这些「尖锐」的议题是否能让台湾社会接受,或让小朋友理解?;购?,来自家长与孩子的回馈,以及书本的销售好评,给了她很大的鼓励。

就拿《希望小提琴》来说,虽然小朋友对於那段历史的来龙去脉并未有深入的认识,但他们却能够体会有人受了不公的对待,并能同理这个人的委屈,甚至期许未来不会再有人受到这样的遭遇,幸佳慧认为:「这样就很够了!」

每当她为孩子念着故事时,看着孩子发亮的眼神,就会想起陈孟和曾对她说的一段话:「他说,有这本书让过去那段惨痛的经历及教训能够被记忆、流传,他也就可以安然离开了?!钩旅虾鸵鸯督衲瓿豕?,但诚如他所期望的,这段故事已经在孩子的生命中发酵,这也让幸佳慧确信,自己做的事情是有意义而且有影响力的。

「我曾经被『打开』过,我希望自己也能『打开』别人?!剐壹鸦鬯?。访谈结束後,她表示,她得将手中的那袋书交给隔天要演讲的单位──是的,尖塔外,公主又要继续奔走了。

【幸佳慧】

儿童文学创作者、「台南市葫芦巷读册协会」首届理事长。顶着英国儿童文学博士的头衔,却心系着台湾,致力於推动全民阅读的基础建设。她的笔不只写文学评论、报导,也写各种适合大人小孩阅读的绘本。

出版的文类包括文学旅游导读《掉进兔子洞》、《走进魔衣橱》;传记类《永远的林格伦》;绘本《大鬼小鬼图书馆》、《亲爱的》、《希望小提琴》、《哇比与莎比》;少年小说《金贤与宁儿》,图文书《天堂小孩》,以及给教养者的《用绘本跟孩子谈重要的事》…。作品多次获得金鼎奖、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文学创作奖等奖项的肯定。

*本篇文章由《张老师月刊》授权报导,未经同意禁止转载。

文章地址
该文章内容发布于每刻娱乐网(www.php360.info)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您的配合!
返回顶部